资讯中心
更多

关注行业热点

协会首页 >> 资讯中心 >>商道管理 >> 宋志平、陈春花谈中国新商道:中国企业到了总结自身的时候了
详细内容

宋志平、陈春花谈中国新商道:中国企业到了总结自身的时候了

导语

商道就是你能不能引领一种商业的游戏规则和逻辑。如果你能引领,那这个商道的倡导和推进其实就由你来。我们今天就要自信地说中国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东西。

宋志平谈中国新商道

中国新商道新在什么地方?关于商道、管理理论、经营模式,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基本是向西方人学习的,学习西方的企业家,美国的亚科卡,日本的松下幸之助、稻盛和夫,我们是读他们的书过来的。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现在应该是我们中国要总结总结我们现在的商道,不是说不再学亚科卡和松下幸之助,而是说我们自己有自己的亚科卡,有我们自己的松下幸之助,应该把我们的东西概括出来。我觉得我们的东西有三个部分:

第一,是古老的、灿烂的文化。我们从孔子那里、老子那里,从我们的先贤那里继承的智慧,这个很重要,都可以用到我们今天的经营里去。

第二,从发达国家的企业家那里学来的东西。

第三个最重要,总结中国新商道。在今天中国这鲜活的市场经济、企业实践中高度概括出来的东西。我们应该总结一下我们中国新的商道。中国现在有世界上一流的企业和一流的企业家,我们不输给他们。

现在我们将迈向中高端。今天可以跟大家讲,在建材的领域无论水泥的制造、玻璃的制造、新型建材的制造,从技术到装备,我们都是世界一流的。全世界都在买中国的装备,跨国公司都是买我们的。30年前我们都是进口,30年后的今天我们出口全球。我们正在从过去的跟跑到后来的并跑,现在逐渐到了领跑,我们创造出了可歌可泣的成绩。

前几天我接待一个美国的大企业家,他跟我谈,后来谈完之后,我说那你去看看我的工厂。我就陪他到我的工厂去看,从他进门开始到他出门,他的面部表情在急剧地变化,因为他想不到中国有这么好的工厂,我们的很多工厂已经智能化了,所以我们在这些方面还是走在前面的。

当然我们也还要向德国4.0学习。但是我讲这些的意思是我们在今天很多方面都走在前面了,就像华为的任正非讲的,前面空无一人了。跟跑的时候没面子,但是挺好,前面有人慢慢跟着他跑。并跑的时候有点难受,旁边有个人老跟你一块跑。领跑的时候你确实很孤独。所以我讲这个的意思就是说,我想我们在座很多搞管理的老师们,要改变过去的想法。我们很好的总结总结我们自己的这些企业家,总结总结他们的创业生涯,总结总结他们的内心感受,总结总结他们的成就经验。我觉得最为我们年轻一代所用,最好用的东西也是这些。我觉得讲到新商道,我们有商道,我们要很好地总结一下。

再一个,我觉得现在讲新商道新在哪里?新在刚才我讲的这些变化上。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觉得有四点,环境变化了。

第一,变化是新常态。我们的经济不再是快速的增长,我们是一个中高速的增长,速度慢了下来。所以我们要改变我们的经营方式,适应这个新常态。

第二,变化是互联网。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挑战,这个题目我想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包括5G、大数据,给我们带来的变化超出我们的想象。虽然我是做制造业的,我要很关注。因为任何企业如果不关注,不和互联网对接,就会轰然倒下。互联网也要和实体连接,没有实体的互联网一定是泡沫。

第三,变化是气候变化。当然今天的看法还不一致。这会影响到我们的经营变化。因为按照我们签的《巴黎协定》,到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减少70%,将根本改变今天的能源供给和生产方式。所以我觉得这是大事。尤其我们北京人,每天要戴口罩。昨天有人跟我推销,说宋总,我有一种吸附雾霾的东西,6米之内就没有雾霾了,只要墙上抹一层就行了,我说这个太好了,赶紧把技术给我吧。就是说这些也会带来新的机会,当然也有一些新的挑战。

第四,变化是国际化。现在大家都知道特朗普逆国际化,英国逆国际化。去年在钓鱼台参加中国经济高峰论坛,早晨去参加早餐会,西方的政治家、经济学家都来了,基辛格也来讨论问题,主要两件事,一件事就是全世界的精英都要阻止英国脱欧。第二件事是全世界的精英要阻止特朗普上台,这是欧洲人和美国人讲的,结果去年这两件事全实现了。这带来了什么问题呢?贸易保护主义、逆国际化等等这些。过去是英国人、美国人高举国际化大旗,我们过去的国门是被他们打开,改革开放他们要进来。现在该我们到他们那儿去的时候,他们现在想关门。

这四大变化会带来我们新的商业变化,不是过去那30年的成长模式,而是全新的成长模式,会使我们的企业有新的接口。马云说其实他也不懂计算机,只是建立了一个平台而已,我最大的财富是数据,最大的竞争力是数据的处理能力。过去是沿着B2C去做的,今后要改变,要C2B。由于网络的变化,就必须改变工厂的结构和你们的流程。当年家乐福崛起的时候就改变了很多企业的工业流程,他说现在互联网的发展,要使你们央企很多大的制造业要改变流程。

这些变化给企业带来深刻的变化,其实全世界都在关心这些变化,这些变化会影响我们的商道。做企业的必须了解这些变化,必须适应这些变化,必须用新的模式来经营这些变化、适应这些变化。

我们现在总讲供给侧改革,从中低端迈向中高端,不再从日本去拎马桶盖回来,再买电饭煲回来。大家说宋总你还是中国建材的董事长,连马桶盖都造不好。我跟大家讲不那么容易,比如太钢造圆珠笔芯的钢珠经过多年才研制成功。德国的刀具、工具,这些东西确确实实需要工夫,需要工匠精神、企业家精神。其实企业家精神也是工匠精神在企业领导人身上的一种体现,企业家精神就包含工匠精神,是一致的,是贯穿的。

所以中国建材的未来,要打造一批隐形冠军,一批单打冠军。当然中国建材业不会过于多元化,还是要在建筑材料的大领域里打造一批隐形冠军。隐形冠军的一个特点,就是市场是国际化的,中国建材更多的企业会走向国际。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中国建材。以前我们的逻辑是中国是世界的工厂,下一步的逻辑是世界是中国的工厂。国际的区域总部怎么建设,这都是当年美国和日本做过的事情,现在是中国的企业开始做了。

以前是讲GDP的,国内生产总值,今后我们是讲GNP,国民生产总值。中国人在全世界赚了多少钱,而不是在中国国内赚多少钱,GDP里面含有外国公司在中国的产值。我认为这些都是我们新的商道,都在我们眼前展开了,并不远。一方面我们今天存在着很多的困难和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存在巨大的机会。所以在这个时刻我们还是要弘扬企业家精神,那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创新的精神、坚守的精神,家国情怀,我们中国的产业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陈春花谈中国新商道

对于中国新商道的部分,我非常赞赏宋总刚才的视角。我们一般谈新商道,各位更多想到的是商业的逻辑、商业的伦理、商业的文化,甚至经营哲学。我拿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在想,宋总讲什么,从宋总讲的角度,就看出来,一个真正理解商业的人是怎么理解商道的。如果从学者的角度会讨论商业伦理,会和经营哲学、企业家精神和文化连起来。但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怎么理解商业逻辑,真的需要大家感受。

第一个宋总讲得很明确,中国的新商道就应该自信地提出中国自己的东西。这是一个在实践中取得成功的、证明过的人,他能想到的话。我们说商道是什么,商道就是你能不能引领一种商业的游戏规则和逻辑。如果你能引领,那这个商道的倡导和推进其实就由你来。我们今天就要自信地说中国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东西,而且有自己东西的基础我也是很认同宋总说的,我们有自己的文化,我们有优秀的企业,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们有一流的企业和一流的企业家,这是一个我非常认同的角度。

第二个宋总讲商道的时候是从变化讲的,有四个变化:环境、技术、气候、全球化。从变化中讲其实就是告诉大家,那个“新”就是因为有变化,我们才有机会,否则我们没有机会跟人家讲新商道。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视角,而这个视角恰恰就能够帮助大家去创造真正的新商道,所以我也稍微分享一下我听完之后我自己在这个部分受到的启发和感受。

我们谈中国的新商道,很认同宋总的总结,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我们可能会从几个格局上去讨论。

第一个市场格局。怎么在市场的格局中去建立基于诚信、基于品质的市场游戏规则,这是我们的机会。

第二个行业格局。在今天整个行业的格局中会看到它的战略逻辑、经营逻辑、技术逻辑都在被调整。通过调整我们一定可以找出新的商业逻辑。

第三个全球格局,也恰恰是最有机会的地方。我们之前是把世界的工厂放到中国,今天在全世界建工厂。新希望六和已经进入20多个国家,花了16年时间在20多个国家设工厂、子公司,中国很多企业也都是这样做的。用全球的格局去看市场,用融合和发展的逻辑发展企业。

中国企业家精神和新商道之间肯定能够创造出成果,也很希望我们作为研究学者和研究的学生贡献自己的价值。因为这一切都需要用国际的语言来沟通,而最好的国际语言就是共同的研究语言。

所以在学DPS博士课程的时候对于研究的规范、要求不要去抵制,更重要的是要把它学会,只有规范的语言才是全世界通行的,那种逻辑框架、规范和八股的东西全世界都听得懂。在这样的共同语境下释放你们的内涵,我们才能真正谈出来中国企业是不是真的成为一流的企业。

当美国引领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的确看到美国贡献了世界的商道。当我们说日本领先于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也看得到他所提的“精益制造”的巨大影响。今天如果我们认为中国是可以引领世界的话,一定是实践跟理论的有机结合,而这个命题和这个历史的机会就来到了我们手中。很期待我们在宋总的帮助下,也发扬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创造出我们自己应有的价值。


本文来自一点号陈春花


技术支持: 思睿网络 | 管理登录